【蔺靖小甜饼】莲子记(一发完)

谢谢舟舟!啊我的小宝贝们!啊琰琰竟然还失忆了!啊都是命运的相遇!

森舟:

点梗文,先来一个小团子琰琰和小胖子晨晨,手机@大号米虫。
青梅竹马算不上,但也算故人相遇了。

还有另外两个姑娘的点梗也想写,打算写成独立篇的小甜饼系列。
——————————————
1.
正是三伏天,日头毒得很,照得地面白花花的睁不开眼,直教人不敢出门去。

静嫔位份低,素来又心肠柔善,宫人便怠惰了些,外面的蝉声聒噪总也粘不干净,午睡之时远远近近地响成一片,吵得萧景琰总也睡不着。

五岁的小皇子揉了揉眼睛坐起来,脸上印了凉簟的纹路,看看头一点一点打着盹的宫女,便拎了鞋子,只穿着白色布袜悄没声地溜了出去。

小孩子似乎总是不怕热的,五岁正是探索世界的好奇年龄,外面那个被太阳炙烤得发烫的世界里,总有许多玩意儿比午睡有意思得多。

小景琰想起前日从林府回宫途中,新来的小太监不太认路走错了方向,却让他发现了宫城东面居然有一面不大不小的湖,还有小浮桥通向湖中心檐角飞翘的小亭子。他便朝着东面飞跑起来,白软的小圆脸没多久就在太阳下染出一嘟噜红。

湖里面挤挤挨挨的全是荷叶荷花,有些花已经开过了,掉下的花瓣便被下面的荷叶接住,只剩下孤零零的一杆杆莲蓬立在那里。

短手短腿的小皇子便努力伸手去够离自己最近的莲蓬,但是看着近实则还有一段距离,带着圆窝窝的小肉手在空中挥舞了几下,脚下一滑溜,扑通一声就溅起了一个大水花。

刚被烈阳晒得热烫的身躯被凉水一激,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的小皇子立刻就扑腾起来,然而吸饱了水分的沉重衣物却带着他往水下坠去。

琰琰力气小,终究是放弃了挣扎,他眼前划过了许多画面。

皇长兄布置的字经还没背完呢。

小殊到底为什么吃了榛子酥就要睡两天觉。

母亲醒来看不见我一定很伤心,我再也不乱跑了。

湖水带走他的意识之前,一只温热的手抓住了他。

2.
小景琰模模糊糊感到有人在按压他的肚腹,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还在湖心的亭子里,坐起来看外面仍是日头高照,地上都是大滩的深色水渍。

“哟,你醒啦。”

小景琰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回头去看,见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胖子正看着他,坐在一堆莲蓬里唇角笑出了个一字。

“你是谁呀,是你救了我吗?”

小胖子见这漂亮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有心要炫耀一下,便说:“是我呀,我看到一个水鬼正在把你往下拉,气得我,赶紧拿竹竿敲他的头,把他吓跑了,顺便把你救上来了。”

单纯的小皇子听得一哆嗦,圆圆的黑眼睛里顿时蓄了两包泪,随时都要落下。

小胖子没想到这三两句胡说要把人给吓哭了,赶紧道:“没事没事,你在岸上,他抓不到你的。”

不说还好,这一解释,瞬间就直接打开了泪闸,小胖子目瞪口呆,我要是学会这门技能,得少挨多少打。

好不容易哄得小姑娘不哭了,小胖子松了一口气,拿了一只胖胖的莲蓬递过来:“给你吃这个。”

小景琰接过去,抽噎着问:“你……你是怎么……摘到的?”

小胖子得意地用手一指,荷叶掩映处,赫然有一只木头浴盆,里面还搁着几朵荷花,和两片边缘磨得锋利的蚌壳。


3.
刚采摘下来的莲蓬是很好剥的,撕开莲蓬理出莲子,青绿的,中间泛着一圈嫩黄,顶端掐出一个小口再一旋,一颗白莲米便脱出来。

嫩嫩的小莲蓬,莲心都没来得及变得苦涩,吃进嘴里一嚼就是一汪甜露。

然而五岁的小皇子动手能力还是有待磨练,一脸严肃地正专心对付着的莲子,手牙并用,两条眉毛都揉到了一起,好不容易剥出一颗坑坑洼洼的来,旁边的灵活小胖子已经解决了一只完整的莲蓬。

小景琰也不知是急的还是热的,鼻尖额角都是亮亮的汗珠,嘴巴一扁眼睛里又汪出了两面湖泊。

“来,给你。”

小景琰眼前两只小肉手捧着一把白白胖胖的莲子米送过来,他也双手捧着接过来,圆圆的眼睛都笑弯。

“我从没见过比你笑起来好看的人。”小胖子说起情话来一本正经,抿起的唇角像一枚小小的菱角。

不幸的是这小美人儿并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啊呜吃下一大口,嘴里塞满清甜,含含糊糊地回答一句:“真好吃。”

失策的小胖子并没有气馁,并决定采用直接法,问道:“你叫什么呀?”

单纯小皇子此时对这个给他吃莲蓬的小胖子好感度噌噌上升,把自己的名字和盘托出:“我是景琰,我母亲和大哥都叫我琰琰。”

噢,妍妍。

念起这个名字,嘴角似乎都翘了起来。

“我叫蔺晨。”

于是一个湿漉漉的狼狈小皇子和一个湿哒哒的披头散发小胖子,在这闷热得风都凝滞住了的凉亭里,分享了一个带着莲子清香的午后。


4.
湿淋淋的小景琰回去的时候,静嫔不大的宫室里已经快要翻天了。

一向宽厚的静嫔竟是发了好大的火,她向来与世无争,默默无闻,唯一在乎的便是这个儿子,如今睡个午觉的功夫,孩子不见了没一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这宫里的肮脏伎俩从来不分对象,她越来越不敢细想下去。

四个值守的太监宫女跪在院子里暴晒着,已经是摇摇欲坠,却也一声不敢吭。

“母亲,琰琰在这里。”

静嫔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还来不及反应,已经过去将小团子抱进怀里。

“你跑到哪儿去了,母亲快要吓死了!”

小景琰被母亲搂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心里头却突然想起了刚刚的那个小哥哥。

小哥哥说,明日要带一只大些的浴盆来,带自己去摘莲蓬。


这三伏天虽然日头灼人,小景琰毕竟穿着从里到外层层叠叠都湿透的衣服过了这半日,到了晚上竟发起热来。

小娃娃浑身滚烫,烧得都有些发红却一直出不来汗,又在牙齿打颤地说冷,静嫔心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叫宫女传了太医来,绞了冷帕子来给小景琰敷在额上。

太医来看过说只是寒气入体,开了些药,静嫔仔细验看过药材,又亲手熬药,不眠不休地照顾着儿子直到他醒来。


5.
“你小时候也是挺让人不省心的,好好的偷跑出去玩儿水,我看不见你都急坏了,回来时候全身都是水的,头上还挂着浮萍。”

母子二人闲话间,静妃回想起那时的场景,仍是忍不住要责怪儿子。

此时的萧景琰已是七珠亲王,在梅长苏筹谋之下,势力渐渐侵染了半个朝堂,一派不苟言笑的严肃模样,外人见了谁都要恭恭敬敬叫一声靖王殿下,在母妃面前才显出几分孩子气来。

“这件事情莫不是母妃编来寻我开心的?”萧景琰笑道。

“当然不是了。只是也不知你何处淋得那一身水,若说掉进水里,你分明是不会泅水的,又是何人救你来的呢?”

“只依稀记得有那么一场病,其他的我确是半分也记不得了。”

“当初我怀你的时候身份卑微,未能好好将养着,你小时候身体弱生的那一场大病,昏睡了三天才醒过来,又躺了快半个月才下床来。病好以后问你,你也说不记得了。”

“左右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景琰幼时顽皮,倒让母亲担心了。”

“小孩子哪有不顽皮的,你如今这般沉稳模样,我倒有些怀念你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样子了。”静妃叹了一口气。

萧景琰沉默了下来,他有一个疯狂的怀疑深藏在心里,反复翻滚煎熬过,关于当年尸骨无存的挚友和身边拥裘围炉的得力谋士,一想起来如鲠在喉。

静妃见儿子脸色阴晴不定又不发一言,心疼之余又无从劝慰,只低声吩咐小梨将提前冰镇过的莲子羹端过来。

“这个败火解暑,夏日吃再好不过了。”

“有劳母妃费心了。”


6.
从芷萝宫中出来后,萧景琰径直回了靖王府,他又想起梅长苏昨日派人传信有要事相商的,屏退左右,拉响了密道里的铃铛。

铃铛响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开门,他心中不禁生出些烦躁来,试着一推,发现暗门竟是虚掩着的,想来是苏先生给他留的。

屋里没有人,院内倒是传出些欢声笑语来。

“小飞流莫跑,给哥哥跳个孔雀舞。”

“苏哥哥!救我!”

“你们俩别踩坏我屋顶的瓦!”

往常总安静的苏宅笼罩着活泼的气氛,从来恭敬又疏离的苏先生,声音里带着阳光晒过的愉悦。

萧景琰不禁有些好奇,苏宅上下他差不多也认识了,可刚刚有个声音却十分陌生,又似乎同这宅院的主人分外熟悉。

他刚刚走进院子,便看到飞流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兔子,躲到了梅长苏的身后,又见到屋顶上落下一个衣袂飘飞的白色身影。

那身影在空中轻巧地转了个身,落在了梅长苏面前,手里持着巨大一扇绿枝。回过头来看却是个极其清俊的公子,散发也自成风流,眼里似是含了两丸琥珀。

萧景琰不知为何,心突然疯狂地跳动起来,几乎都要喘不上气了。

那白衣人见他也不奇怪,只笑着说:“你便是长苏说的那个靖王吗?”

“是。”萧景琰努力压制着心头的异样。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白衣人敛起笑容问。

萧景琰正色道:“先生请讲。”

“你喜欢吃莲蓬吗?”

这话一出口,向来温和克制的苏先生都忍不住笑了,道:“你这算是个什么问题?”

“喜欢。”萧景琰努力收回目光去,心头却不知怎么想起小时候读到的一阙词,他向来不爱这类缠绵黏腻的句子,此刻却有一句在他心头跳动着,几乎要喷薄而出。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评论
热度(186)
 
 
 
 
 
 
 
 
 
© 大号米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