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无双

Hibiya:




※ rps 陈伟霆 & 李易峰




“若问世界谁无双/会令昨天明天也闪亮/定是答/你从无双。”





-



在你六十岁那一年,生活的节奏像是被人刻意调慢了的钟表,属于自己的时间总算多了起来。


清凉的微风裹挟着尚未散去的晨雾,吹起刚刚晾晒出去的白衬衫下摆,带着洗衣粉干净清爽的味道;午后灿烂热烈的光线穿过高大乔木,被分割成明亮的碎片投影到地上;玫瑰色的晚霞在大半片蓝天上晕染开,色彩浓烈的火烧云赤彤彤的映在暮光之上。


零星琐碎的画面都来源于你的生活,最真实的生活,拼凑出那些生动而珍贵的日常。


每一天都能舒舒服服的睡到自然醒,不过年纪大了总难免有醒得过早的时候。那些时候你会站在阳台看着这个大部分人还在沉睡的城市,云朵安静地飘荡在铅灰色的天空中,星月都沉默的隐匿在它们背后渐渐黯淡了光亮。


你往往会想起很多年前,工作最忙碌的那几年,进组拍戏凌晨收工都是家常便饭,回酒店蒙头睡上几个小时又要起床去赶拍第二天的戏。拍摄地到酒店之间单调的两点一线,你窝在保姆车后座背台词、研究剧本、揣摩角色性格,偶尔抬头看看窗外的天色。


很多很多年过去,天空上飘荡的云朵看起来没有变过,会在凌晨和你聊微信的人现在在床上睡得很沉,等着你去给他掖被角,再陪他睡一会儿。


天气好的时候,你也会搬一张摇椅到阳台,暖风混着空气中香樟树的清新气息,你就在和煦的阳光下安安稳稳地打个盹儿。醒来的时候,多半自己的身上会多一条小薄毯,而他就在身边搬了另一张摇椅坐着看书。你们会一起看余晖薄暮、日沉西山、倦鸟归巢。你给他的书夹上书签再合好,他会替你整理整理皱起的毛衣。


大抵能衬得上一句“岁月静好”。










-


你还记得四十岁那一年的那场颁奖礼。


作为演员,从出道那一年算起参加过的颁奖典礼大大小小不下百场。那一场颁奖他只是为了宣传即将上映的影片才出席。你还在外地拍新戏,颁奖礼当天的下午才能赶到。前一夜两个人又是捧着手机聊到快天亮。


第二天去上妆时,化妆师一边往你脸上轻轻柔柔的拍着粉饼,一边问是不是昨夜没休息好。你只是笑笑没回答,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岁月哪有那么多情,不依不饶的在你脸上留下了时光的痕迹;只是终究待你还是温柔了许多,倒像是在打磨,让你的眉目间更添了几分深邃,气质更加儒雅稳重。


红毯后台见到面的时候他正挽着他当晚的女伴,等化妆师给他们最后补补妆。他站在最靠近红毯入口同时也是离你最远的位置,只遥遥的看了看你的模样。工作人员催着是时候该他们上场了,那一头是你的视线恰好望了过来,两个人的目光短暂地越过人群交汇了几秒,你抬手亲了亲左手腕上的手链,他转过身去调整表情准备出场,袖口滑出一截手链来款式和你的一模一样。


典礼开始后你们俩时常挨在一起头碰头说悄悄话,镜头偶尔扫过两个人就坦然地报以微笑。不像刚刚人气蹿红那一年,参加的活动不是给你们中间安排别人坐着,就是干脆让你们俩隔上好几排。你们可以正大光明地照着主办方安排的坐在一起,可算不必长时间扭脖子锻炼颈椎或者假装不经意的目光追随。


你凭借年初时上映的电影一举拿下最佳男主角,颁奖嘉宾念出你的名字的瞬间场馆掌声爆棚,追光灯聚焦到你身上,大屏幕播放起电影片段。你起身向各个方向微微鞠躬,前后排都是支持赞赏的微笑,目光所及能看见那些大声呼喊着你的名字的粉丝可爱的模样。


离得最近的身边人也冲你笑,笑容明晃晃的,弧度太美好,眼底有波光流转。你揽过他的肩膀,拥抱很用力,两个人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要不是环境不够安静大概能听见彼此如擂鼓般的心跳。


周遭的尖叫声愈大,你感觉到他拍了拍你的后背,两个人才从拥抱中分开,其实也不过三秒钟。你又同身旁的前辈演员握手致谢,谦逊有礼。款步走出席间,修长而又坚韧的背影看起来更像一柄未出鞘的宝剑,锐气内敛,凌厉却又莫名透出几分温柔。


从座位到舞台的一小段路,好像很短,又好像很长。舞台边的大屏幕镜头切到台下,全景中匆匆一晃带过他眼角眉梢都带着清浅笑意的脸。


你从颁奖嘉宾手里接过奖杯,站定在立麦前深呼吸,长出了一口气才开始自己的得奖感言。几句话不算长,在心里翻来覆去的准备了很久,也许几天,也许几年。致完辞,再一次深深地鞠躬,才在全场毫不吝啬的掌声中走下舞台。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舞台上正有表演,只有一束光打在歌手身上,低吟浅唱着抒情的歌,馆内的灯光都配合着暗了。你找到自己的位子,他扶着你免得你被绊倒,你坐下顺手把奖杯递给了他。


他拿在手里掂了掂分量就还给你,说,就放在家里新买的那个玻璃柜里,两个人拿过的奖都放在那儿。你说着都听你的,在心里描绘他带着笑弧的唇形,还想亲亲他乖顺的眉眼。最后借着满场的黑暗,悄悄的去捉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

你带着他回家的那一年,你三十八岁,他刚刚过完第三十七个生日,相识的第十年。


香港的五月,街头不动声色的立着笔直挺拔的木棉树,沉默的傍在杉树身边,连绵的浓郁绿荫。风吹起时簌簌的粉白色花瓣从另一边的柚子树上坠落,径自带着勾人的香气。


你让他放轻松,他局促地理着衬衫下摆,还要不服气的回嘴,让你好好想想第一次和他回家坦白关系见家长的时候紧张到说话都结巴的人是谁。


你牵住他的手感受着他手心潮湿的汗意,摁响门铃的时候他下意识的畏缩却被你握紧了手。开门的是你的小侄女,却不肯分点目光给她的细舅父,直直扑向你身边的人怀里。被抱起来转了个圈才心满意足的跳出他的怀抱,小侄女往屋里跑,说威廉和峰峰来啦!


哥哥招呼你们赶紧洗手入座吃饭,小侄子呼啦啦冲过来和你们用男子汉的方式打了招呼,你比着身高夸张地说“哇再过两年你们都要比我高了!”,两个男孩嘻嘻哈哈笑闹了一阵,像是有着用不完的劲头到一边打游戏机去了。


他被侄女缠着陪玩,你溜进厨房看妈妈做菜,给她打下手。汤用文火煨着,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你倚在一边,跟妈妈聊你最近的新角色、聊你学会的新菜、聊北京的天气还是没有改善到了春天你还是容易过敏不过还好有他盯着你吃药。


讲到最后一点的时候你悄悄去看妈妈的表情,她专注的舀了勺汤,递到你嘴边。你也不敢多说,乖乖的抿了一口喝下。好不好喝?妈妈问你,你回味了一下用力点头说好喝。


我试了新的食材,别人都说这样搭配很奇怪,可是你看,它还是很好喝啊。她温和的眼神望着你,目光里交织复杂跌宕的情感。你猜话里也许是有弦外之音的,不敢冒冒失失的接话,而她先一步给了你温暖的拥抱,像小时候哄你一样轻轻的拍了拍你的背。她始终是爱你、懂你、理解你的,而你那刻说不出其他,惟有更加用力的回抱。


晚饭后他去厨房帮忙和妈妈一起洗碗,出来时眼眶红红的,被你揽住肩膀带去房间。你把他的衣服从行李箱里一件件取出来,和自己的一道挂在衣柜里。他不是第一次到你家留宿,却是第一次这样子坦坦荡荡名正言顺的,把衣服和你的并排。


你和他一起盘腿坐在床上,两个人也不说话,小侄女在房间练钢琴,断断续续的琴声传来,后来大概是换成了别人弹,乐曲流畅地泻出。他近距离的看了会儿你又忍不住别开目光,最后被你扳正脑袋捏住下巴亲了又亲。


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时候,他承受着你一下又一下的撞击还硬撑着咬住嘴唇,生怕一个不小心泄露了些什么,小声呜咽委屈到眼角都染上绯红,你动作着一刻不停俯下身去在他眼角亲了又亲,掰开他揪住床单的手,用自己的手扣住他的,三个字呢喃着在他耳畔说了好几遍。


最后一点不安也尘埃落定。










-


三十五岁那年,你在北京买了套房,归在你和他共同名下,没有告诉他。


拿到钥匙的当天,你硬是从满满当当的拍摄里挤出了几个小时的空余时间,开车载着难得休假一天的他去看房子。


你蒙着他的眼睛打开家门,带他走到房间正中央,非要让他倒数着三二一才肯撤开手。房间是空荡荡的,只有粉刷好的墙壁,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你不想买精装修好的房子,套着一成不变和别人一样的模板。


他站在原地看了会儿,突然蹲下了身子,脑袋埋进臂弯里不说话了。你也只好蹲下去,脑袋抵着他脑袋,等着他开口。


他过了一会儿才带着鼻音闷闷的吭声,抱怨你居然买在高层,还抱怨你居然一点装修准备都没做,然后苦恼的盘算起自己得怎么从行程里抽出空来布置这个家。你抱住他说,时间有的是,日子还很长,慢慢来。


光影中有细小的浮尘,他揉了揉鼻子,挣开你圈着他的怀抱站起身来,好像下定了很大一番决心,告诉你,他要带你回家。


然后他又撅着嘴说,威廉哥,我的钱都上交给我妈的,要是我回成都坦白后被赶出家门,那我可就身无分文了,还得靠大佬你养我一段时间啦,我很好养活的。


你不记得是怎么水到渠成让你想到“承诺”这件事,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把外套里装着对戒的小盒子掏出来的——它在你的衣服口袋里呆了好些日子。


只记得自己特别紧张,把戒指往他的手指上套还差点对不准,不知道是手抖还是眼神不好使。他还要笑你,明明给你戴戒指的时候也在细微的颤抖,还要小心地眨着眼生怕一不小心落下泪来。


你说,这下就把你套牢了,跑不掉了。之前还能面不改色和你谈论谁养谁的问题,这下子他却背过身不肯让你看了,手里还是把戒指转来转去,指尖不住摩挲着。


然后,在新家里,你们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


二零一四年的夏天大概是你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个夏天。二十八岁的你拥有的比阳光还要炽烈的是聚集着不放松的闪光灯。


但你更喜欢的大概是同一年的春天。


那个春天,在戏里你是安逸尘他是宁致远,复仇的狗血剧情到来之前感情好得有目共睹,即使在不知所云的剧情之后,你们还能靠着眼神交流读懂对方整个计划。


而在戏外,你和他理所应当的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勾肩搭背连“上厕所也要相约一起去”这种事都乐此不疲。


你在休息时候弹吉他给他听,他就回赠你端午节的粽子。你在监视器后面看他拍吻戏嫌他动作僵硬或者情感不够,他就监督你的激情戏还非要出声指导。你硬拖着他陪你吃不辣的火锅,他就慷慨请你喝你不喜欢的绿茶。


你们一起喝遍了影视基地附近的星巴克,坐下来喝咖啡聊天一坐就是大半宿。对剧本的担忧让你们适当的进行了互相鼓励,再对上一部戏的合作播出后会有何反响表示期待。还交换起对人生的看法,意料之外的发现,彼此居然合拍的不得了。


后来你想,好像这就是恋爱的常规套路。


而这个时候你正窝在他家的沙发里,喝着冰可乐看你们的电视剧直播,接着和他熬夜看球赛。对阵的正好是你们各自支持的球队,两个人换好了队服泾渭分明的各占沙发一侧,唯一共享的是茶几上的几份卤味。


看完球赛迷迷糊糊地睡去,醒来却发现两个人手长脚长的躺在地板上,这一个压着另一个的大腿,另一个又抱住这一个的腰。


你推推他,说屠苏控制你自己快起来师兄要被压吐血了。他把你的手拍开,嘟囔着说师兄你好烦师兄你吃藕。


嘻嘻哈哈闹上好几分钟然后迅速洗漱,在浴室温存上一会儿就整理好自己,前后脚出门踏上保姆车,奔向不同的两地。









-


你到内地的第一年,在同一家酒店的同一间套房住了好几个月。


你拿到新的剧本,翻了翻,角色是个光风霁月的大师兄。你对着镜子看了又看,想想自己上一部古装戏的扮相,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符合原作粉丝心目中的形象。


工作人员通知你剧组要开会了,你应了声收拾起东西。临出门前不知怎么想的,觉得好像就这么出门太随便了,对着镜子又理了理头发,左看右看觉得够帅够满意了,才动身。


会议室不大的,人不多却也把能坐的位置都坐得差不多了。你一边打着招呼往里走,一边目光逡巡寻找着空位。


坐在沙发上的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身边空着位置,你一屁股坐了下去,对方在看手里的东西,下意识往边上挪了挪,然后才抬头看你。


你say hi介绍了自己,他就同你点点头慢吞吞的说你好我是李易峰,然后相顾无言,各自低头看剧本。


直到助理买来的午饭放到你们面前,你打开看看自己的,又忍不住探头看看对方的,再看看自己的。心想,看起来瘦瘦的一个人,也能吃这么多吗,难道也喜欢运动健身吗?


你把便当盒往他面前推了推,他刚往嘴里送了口饭就咬着筷子看向你。


“猪排饭你吃吗?”“不吃,谢谢。”你尴尬的收回饭盒,目光恋恋不舍的在对方的肉酱意饭上看了又看。


“肉酱意饭,你吃吗?”大概是看你的目光太过炽热,他把手里的饭往你的方向推了推。你在心里盘算多吃几口饭就要在跑步机上多跑几分钟,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礼貌地拒绝。


然后两个人窝在角落安安静静的吃完了午饭。


你看到他推门出去的背影,原本想三两步赶上去和他一起走,又被叫住商量到底戴不戴头套的问题。你最后瞥了眼那个穿着白色T恤的身影,心里想,要不要问问看师弟的意见呢?










那个时候,故事还没发生,未来还未来到。


但你已经遇到了他。










END




没赶上21号也还是要说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67)
 
 
 
 
 
 
 
 
 
© 大号米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