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小段子9)

最后一句

西墉_49536:

深夜,书房,安静。

注定无法入眠的一夜,明楼躺在床上听着房间里“滴答滴答”的钟摆声,双眼直愣愣地看着窗帘上的花纹,默默感受着来自身后人努力抑制的呼吸声。终是再也忍不住,转身抱住那个蜷缩在床另一边的身躯。它在自己怀里微微的颤抖,颤的明楼的心一阵发紧。收紧自己的手臂将那人压近自己的胸口,想要化解这无助的颤抖。但怀里传来的呼吸声却越发的急促和低沉,明楼起身想要看看怀里人的脸,却被大力推开。看着那人光着脚奔进房内卫生间,“啪”地一声关上门,门内传来自来水“哗哗”的水流声和被掩盖着的抽泣声。

明楼慢慢坐起身,静静地坐在床上听了一阵水声,还是下床走到门边。抬手想要敲门,犹豫了一下又直接拧下了门把。

摁亮卫生间的灯,镜子前分明映出明诚的样子。明诚一手撑在镜子前的盆台上,一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口鼻,努力地抑制自己的抽泣声。镜子里清晰地照出明诚的眼睛,悲伤和痛苦交错其中。明楼心里也看得难受,走到明诚的身后,探出手搂住几乎无法站立的明诚,把自己的头埋进也在发颤的脖颈里。“不怕。”

待怀里的明诚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放下捂住口鼻的手也撑在了盆台边上,明楼伸手关上了水龙头。“是我犯下的错我愿意用命扳回来,我只是害怕……”又是一阵眼泪把要说的话堵了回去。

明楼在明诚的脖颈里蹭了蹭,轻声说:“我知道你怕什么,但是只要我们小心地完成每一步,一个星期后南田和叛徒都会消失在我们面前。”

“但……如果这个星期过去了,南田没有信任我,没有被暗杀成功。大姐就会被汪曼春抓到机会彻查,明台可能也会被76号抓去,你也会被……”明诚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会被特高课的人盯上,整个明家都会因此收到牵连。”

“所以这次的任务,你会因你犯下的错受到惩罚。我会在司格特路的街对面,亲手把子弹。”明楼抬起左手,点了点明诚的左肩,“送进这里。”

明诚用力闭了下眼,收了收自己的情绪,再睁眼看着镜子里望向自己的明楼,慢慢说了一个“好”。

“你还想说什么。”多年的默契,明诚即使不说话,明楼也能从眼神里读到明诚的心。

“当然是备用计划。如果出现意外,全部往我身上推。让他们认为我是毒蜂的人,我潜伏在你身边从你身上窃取机密送往重庆,汪芙渠是我杀的,和平大会的列车是我安排炸的。然后在适当的时候,给我一个痛快。”

明楼什么也没说,放开在明诚腰上的手,覆在他抓住盆台的手背上,然后一根、一根、一根的,把自己的手指交叉进明诚的手,用力地握紧那双骨节分明的手。

“如果有如果,我还是会亲自下手。”

动荡的年代,爱不会被刻在钻石戒指的内环里,而是一闪而过在枪口迸射出的火花里。




——————————————————————————————

看着你们纠结大哥什么时候能朝着阿诚哥开一枪,我就心疼阿诚哥遇上你们这群不心疼人的迷妹(>﹏<)。

今天的糖有点酸,建议搭配之前的文一起服用。



评论
热度(159)
 
 
 
 
 
 
 
 
 
© 大号米虫 | Powered by LOFTER